關於部落格
我們各自活在自我的分子世界中,對於大世界漠不關心,而遺忘,不管是你我所凝視或是所珍愛的一切一切,都存在這唯一的世界上
  • 2632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蛤蜊的研究生際遇


剛進研究所起初雖然還是迷惘,但是在某些教授的嚴厲鞭策跟帶領下,

逐漸找到成為研究者的志向跟信心,

文化領域的研究者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社會上忽略或是習以為常的事情找出來,

解析它的成因,進而在過程中找出能改善它的方法,

因為族群文化就是那種在你完全沒有意識到,卻開始漸漸遵守習慣的事,

然而當你不知道自己為何遵守這些規則的時候,就更難發現它的病點跟不合理處,

所以各領域的研究者就是社會各個部份的透析者以及醫生,當然,

以上是說在理想狀態下。


或許沒有全部,但是我能說大概台灣很多數的研究生沒有這樣決心(或是說自覺)

很多來念研究所的原因都是因為家長說,念了研究所,以後薪水比較好,

或是可以當老師之類的理由......

或是跟我一樣,沒有自信馬上面對社會吧?
 
也當我有成為研究者的心向時,也漸漸覺悟要當個專業的研究者,

(
但是這個覺悟只維持了一年)

假如之前的目標是成為漫畫家,創作漫畫是想說故事,把自己所想的問題傳達給別人的話,

那作研究寫論文其實也是一樣的道理,

這樣想也就沒有像是自己已經放棄夢想這般的失落感。


但是我馬上就知道自己這樣想果然太天真了,在台灣現在這樣的體制狀況下,

在研究所一年級上學期中後半,指導教授因為認可我論述的能力,

把我挑選進入某國立美術館的研究案團隊,

這當然是件榮幸的事,但是當我加入這個研究團隊後,漸漸開始發現種種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這個研究案的研究經費(總共九萬元)

對於要研究某個大地區的藝廊發展史這樣的大議題來說,

算是很少,九萬元包括人事費,車馬費,雜費等等,

但是沒有足夠的資金也還是可以用較節省人力成本的方法來做研究,

比如說質性研究的比重重於量化研究,

比起收集大量的數據,更重視文本探討,但是藝廊史這種東西台灣基本上研究很匱乏,

(有系統能參考的文本少的可憐)簡單來說,這樣的已往無人探知的大議題,

卻只有這樣的研究經費跟貧乏的人力,

(人力問題待會會提到),可說是癡人說夢話或是應付了事。

該美術館的研究案最終目的沒建設性
,

就只是為了把政府分配的經費消耗掉,辦個對藝術產業一點幫助都沒有的展覽,

(XXX
地區藝廊發展概況展)

這個研究案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要解決的事情,可以說沒有意義,

但是這對國營的美術館來說,是常態,例行公式的消耗經費,因為沒有用完,

下次就不會有補助。
 

遺憾就出在,沒有人想真的用腦去花錢(尤其是政府相關的機構)


 情況就像是這篇文章所提到的一樣:http://punnode.com/archives/12260


 
第二個問題出在人力上,有兩個層面,人力的缺乏,以及研究專業的貧乏,
 
在台灣的美術系研究所大體上分成兩個類別,論述組以及創作組,

論述組以藝術批判、美術史以及美術館管理為主,

而創作就是以各種形式的創作實踐為主,

前者重於研究跟論文寫作,後者則是創作跟書寫自我創作的論述,

也就是自我解析自己的作品。

個人覺得這樣的分類也其缺點,論述組雖然不以創作為主,但是不能說他就不會創作,

但是創作組對於研究的訓練之缺乏,而顯得對於論文研究素養的不足,

這樣說會有點誤會,

對於研究所的課堂並不是創作組的研究生就完全沒有論文研究訓練的課程,

差別就在於畢業的條件,

因為選擇創作組就是以自己的創作跟創作論述畢業,

而不像一般研究所是以研究論文拿到文憑。


 就像某些學生知道這個課程不需要測驗,就比較放水的心態一樣,

導致創作組畢業的碩士普遍缺乏論文研
究的素養。也因為這個原因,

發生了承包這個研究案的教授跟研究員根本沒有做產業研究
的經驗,

因為他們都不是以論文研究拿到文憑,



(所以或許可以說他們其實不懂甚麼叫做研究案)問題也不是只出在教授身上,

而是美術館選擇上的問題,

其中可能也包含不太客觀的人情關係,

簡單來說美術館從沒有想要認真的用這個研究案,

所以有個掛牌的教授就可以了,專不專業
?那不是問題。

而我當初還充滿鬥志與榮譽心加入這個兩光且勞民傷財沒有意義的研究團隊,
 

之後再極度缺乏經費下,教授跟研究員(就兩個,加上在下一個研究助理,

就是我們的研究團隊)竟然選擇了需要高密度人力的量化研究為主軸,

地毯式的搜索全高雄市至有商業登記紀錄的藝廊資料,在人力透支的狀況下,

教授開始把魔爪伸向完全不知情的大學生甚至高中生,半拐騙的抓過來當免錢人力使用,

說詞是:雖然沒有錢可以拿,但參與這個研究案可以讓你學到很多事情或是

老師有一些少部分的文件希望你可以幫忙。結果只是無止盡的表格與複製貼上,

一天花十個小時也看不見盡頭,我以及這些被無辜抓來的大學高中生所作的就是,

整理所有畫廊開業的時間以及停業的時間
,按照年代排出列表,

以及所有歷年來舉辦過的畫展資訊,

我本來還推想這份列表或許要用來分析,隨不同年代經貿演變對於藝廊經營狀況的影響,

結果令我大失所望。

就在被抓來作白工的學生不斷跟我反應光整理教授要的表格就沒時間作自身的作業了
,

而且他們完全不知道這些數據要做甚麼;雖然我本身作業時間比他們吃緊,

但好歹有個研究助理的名號跟差不多一萬多元的研究助理費,

我也覺得這樣對這些學生不合理,

所以跟研究員與教授提起,結果就是,我在研究案幾乎已經完成的階段被踢出研究團隊,

最後教授跟我說,

除了研究員跟我,你們不需要知道任何事情,你們只要照著做就對。

這不是句自己打臉的話嗎
?

幫忙研究案能學到很多事情?

我看根本就是學習在出社會前怎麼當個隨時能被替換的工具人。

而且教授竟然還跟我說美術館的委員誇獎說這個研究案作的最好的部分就是藝廊年代表
,

我在心中苦笑,那不就是完全不知道研究案在幹嘛的免錢工犧牲時間作出來的嗎?

你們到底做了甚麼?這個研究案竟然在表格完成之時就結束了。

在最後教授聽了我對這個研究案提出的問題後
,

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說我是個活在自己世界的人,社會化不足的人。



要是所謂的社會化就是當個隨時能被替換的工具人
,


所謂的社會化就是習慣當個沒有意見的奴隸,




我只能說這是老一輩的傲慢跟迂腐,我們年輕的一輩完全不用接受這種腐爛的價值觀,

這不單單是教授的問題,也不單單是美術館的問題,這就是台灣現在普遍的現象,

不管是在於培養藝文相關研究人員的制度上,或者是國營美術館研究案外包的制度上,

其實都充滿環環相扣的問題,所以我選擇離開這個體制。
 
 
以上我的遭遇只是看似跟社會大眾沒啥關係的國營美術館發生的問題,

但是它上面的頭家作了甚麼可就跟社會大眾拖不了關係了,就以現在的黑箱服貿來說,

我只能說真是系出同源,其實那些老廢物作事的態度不管在哪個領域都是一樣的,

說著冠冕堂皇的說詞包裝傲慢迂腐的真相。

就像某些上司

某些老師


某些長輩

某些政治人物


總結是大家有空注意一下服貿!!

還有蛤蜊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離開研究所,兼差也要畫漫畫!

請大家幫我加油!!也幫任何有夢想有理想的人加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