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各自活在自我的分子世界中,對於大世界漠不關心,而遺忘,不管是你我所凝視或是所珍愛的一切一切,都存在這唯一的世界上
  • 271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高潔的茉莉花阿!!!!無上可貴的自由~~近期世界局勢 

窮人的騷動──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與埃及反政府運動 突尼西亞和埃及的民變來得太快,不僅這些北非國家的當權者反應不及,就連歐美國家的領導人也突兀莫名,一時之間不知所措。在媒體上,也似乎突然多出了班阿里(Bin Ali)和穆巴拉克(Moubarak)兩位「獨裁者」。然則,「獨裁者」這個名號,過去不是都只保留給伊朗或北韓這些所謂「流氓國家」的大頭目嗎?突尼西亞和埃及長期以來被西方視為「溫和」的國家,是理性的穆斯林,突尼西亞總統班阿里和埃及總統穆巴拉克更是長期被歐美大國視為親密戰友,美國五角大廈充分提供軍備和軍事訓練……究竟要如何看待阿拉伯世界最近的變局?人民蜂起的原因何在?意義為何?未來可能如何發展? 本期新國際有3篇文章試圖提供一個思索的方向。鍾秀梅《窮人的騷動》是政治經濟分析;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卡利尼可斯的演講紀錄則指出中東革命的性質;施盈竹的《快樂天堂》尤其難得,這篇文字寫於事變前夕,是她本人在開羅的親身體驗和觀察,從她對埃及社會底層的描述,已可窺見即將燎原的星星之火。施盈竹這位年輕女孩堅持留在風暴中的埃及,持續深入探究社會底蘊,我們期待她未來更進一步的報導。(林深靖) ▲突尼西亞總統班.阿里所屬的憲法民主聯盟(RCD)總部位於首都突尼斯,戍守在總部前的士兵,其槍管上插著花朵,圖片攝於1月20日。(圖文/路透) 早於2009年夏天,伊朗「綠色運動」(the Green Movement)展開了反對內賈德總統選舉作票的抗爭,百萬頭戴綠色絲帶的市民,上街高喊:「我的選票在哪兒?」這場運動被認為是伊朗自1979革命之後最大的草根民權運動。不到2年時間,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與埃及反政府運動蜂起,綠色運動領導者穆沙維(Mir-Hossein Moussavi)於2011年1月30日評論到: 為了發覺這一連串關連與雷同的秘密,其實不用想得太遠,只需要將埃及最近的選舉和伊朗選委會主席否決百萬市民的聲音做比較,就可得知。仔細觀察阿拉伯與中東世界的貪腐政權,我們可以辨識出政府侵擾新聞與電腦網路和關閉社會網絡的相同模式,他們切斷手機、網路,禁止任何評論,把反對者送進牢裡。 改良運動還是基進革命? 穆沙維的想法有代表性,這3個地區發動群眾抗爭,要將伊朗內賈德、突尼西亞的班阿里和埃及穆巴拉克政權推翻,並要求改變政策和保護人權,這到底是改良運動還是基進運動?「半島電子報」政治專欄作家理查‧佛爾克(Richard Falk)認為2009年「綠色運動」所代表的人民運動性質,基本上表達了「社會希望」但不是基進的革命,也未挑戰伊斯蘭共和國憲法架構。 順著佛爾克的分析,我們要問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埃及反政府運動與綠色運動有何關連?如何理解這兩國政權崩解的過程?「窮人的騷動」讓底層人民翻身的可能性為何? 阿拉伯世界的民族國家自1990年代之後,其權力的鞏固主要靠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與反恐政策維持,然而國家主權危機卻也埋伏其中。4種因素正在支解國家機器的合法性。 第一,1990年代之後新自由主義的私有化政策,鬆動了國有化的基礎,世界經濟論壇的「達沃斯寡頭政治」(the Davos oligarchs)決定了阿拉伯國家的政策走向。 第二,911事件之後,布希教條所主導的反恐戰爭,讓阿拉伯世界成為戰場,美國在阿拉伯世界主導公開或隱蔽的軍事與議會操作,阿拉伯國家陷入後殖民時代再受宰制的境地,以反恐為名卻踐踏人權的紀錄歷歷在目。 第三,自2008年之後,世界景氣蕭條,導致貧富不均、嚴重失業、基本生活水平下降,人民對國家的向心力解體。 第四,中東與北非的社會反抗力量,動搖了專制獨裁的基礎。 突尼西亞與埃及差異很大,埃及是阿拉伯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在地緣政治上居於關鍵性戰略地位。兩個國家的政權結構、憲法與軍隊的角色有所差異,但是兩者在一個月內接連發生巨大的人民運動,這與經濟情勢息息相關。突尼西亞民眾不能忍受糧食上漲、高達3成的失業率,即使受過良好教育訓練的青年也找不到工作機會。突尼西亞的大米、小麥和玉米價格從2003年每噸600美金漲至2008年1800美金;而到了2010年5月,穀物價格再度提高32%。同年12月,糖、穀類加工品與食用油價格達到新高。而國際貨幣組織與世界貿易組織又火上添油,要求大舉開放市場,解除突尼西亞的關稅壁壘,結束食物補貼政策,於是,因為經濟危機所導致的政治動亂隨之而來。 到處都有等待爆發的火藥桶 埃及的情況也很類似。2000年之後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已經造成極端不平等與飢餓的社會。上百萬個家庭赤貧,8千萬埃及人每日收入不到2美元,佔了埃及人口的4成,30歲以下的年輕人有9成找不到工作。因此,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發生不到兩週,原本傾向支持穆巴拉克的埃及總工會,立即發出聲明,要求政府控制食物價格、加薪與配給食物,這是茉莉花革命對埃及社會所啟動的觸媒效果。 然而,這兩個運動的參與者與主導力量複雜,底層運動主要由工會與市民組織發動示威、罷工、群眾集會、與自我防禦委員會。 第二種政治力量則繼承1950年代解殖運動的反對派人士,由左翼知識份子與社會主義政黨力量為主。第三種勢力為具「阿拉伯精神」色彩的伊斯蘭民族主義力量。兩個運動都面臨獨裁政府的鎮壓,於是採取以「民主」做為最大公約數的運動策略。 但是,真正牽動阿拉伯世界的情緒,恐怕是對半個世紀以來被美國、以色列和歐洲以石油和經濟利益動機所發動的入侵強烈不滿:1953年以色列入侵巴勒斯坦,美、歐強權介入1979伊朗社會主義革命、1990年代波灣戰爭、2000年之後攻打阿富汗、伊拉克。因此,阿拉伯世界隨地都有「火藥桶」(powder keg)等待爆發,只是沒想到在美國最忠實的盟友突尼西亞,其人民發動抗爭的第一槍。而昔日伊朗綠色運動所積累的反政府能量逐漸發酵,同時,透過現代網路技術,抗爭的場景得以在全世界傳播,這又有加乘的作用。 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與埃及反政府運動是近10年民眾不滿所累積的成果,如何讓「窮人的騷動」成為基進變革的動力,值得後續觀察。從1999年突尼西亞總工會爭取言論與旅行自由運動、2000年的學運、2001到2003年的反戰運動以及2008年的大罷工,乃至 2010年底扳倒班阿里總統的群眾運動,這些帶有反資本主義性質的基進民主運動,正在擴大其影響力。 埃及反政府運動所訴求的要求麵包、工作、提高工資等基本經濟需求,也表現在打破帝國主義與資本主義邏輯的行動之中。上街的窮人要求免費與合宜的公共設施、學校、健康、婦權、土地改革、銀行社會化、消除債務、維護民族主權與人民權利等,這些訴求正以民主的組織方式建立起來。 呼應佛爾克對於期待阿拉伯社會基進的革命的可能性,如何在台灣開展關於這幾波運動的討論,如何理解並連結阿拉伯進步運動的力量,這是我們當下應該積極思考的! 利比亞動亂 格達費家族裝瞎 (中央社利比亞的黎波里23日綜合外電報導)利比亞爆發示威,要求終結狂人格達費(Moamer Kadhafi)長達42年的統治,當局展開血腥鎮壓,各國紛紛譴責,格達家族卻無視於外界聲浪,自有一套見解。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今天報導,格達費的兒子沙迪(Saadi Kadhafi)說,在這次搖撼利比亞的「正面地震」過後,他的父親將在任何新政權扮演重要角色。 他在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接受電訪表示:「我父親將繼續擔任提供顧問的大家長。」格達費有7名兒子,沙迪排行第3。 沙迪宣稱,利比亞85%的地區都「非常平靜且非常安全」,領導階層「遲早」能重新控制東部地區。 沙迪說,他的哥哥,也是格達費當然接班人的塞夫(Saif al-Islam)正在擬定新憲法,可能很快就會公布。 塞夫今天也告訴利比亞電視台,利比亞港口和機場「全部開放」,生活「正常」,有問題的僅限東部地區。 同時,美國總統歐巴馬今天針對利比亞危機首度公開發言,強烈譴責利比亞鎮壓民眾的暴行「令人髮指」,並呼籲全球各國口徑一致,追究利比亞政府的責任。他表示美國政府正在研討追究利比亞責任的「一整套選項」。 歐巴馬說:「那些苦難和流血事件令人髮指。必須停止這種暴力行為。」雖然他並未提及美國會有那些動作,但美國官員稍早曾說,可能施予制裁,並凍結格達費的資產。 然而,分析師表示,利比亞不像埃及或巴林是美國長期盟友,因此美國能施展的影響有限。 利比亞動亂持續升高,巴黎「國際人權聯合會」(IFHR)表示,自從上週爆發反格達費政權的示威抗議以來,至少有640人喪生。 IFHR負責人貝爾哈山(Souhayr Belhassen)告訴法新社(AFP),這個數字是利比亞政府公布死亡人數300人的2倍多,其中包括的黎波里275人死亡,及東部城市班加西(Benghazi)230人喪生。 貝爾哈山表示,班加西的死亡人數包括130名士兵,他們因為拒絕朝群眾開火,在班加西「遭長官處決」。 利比亞Quryna報網站報導,1名戰鬥機飛行員奉令駕駛俄羅斯製蘇愷(Sukhoi)22型戰機,轟炸東部的反抗勢力重鎮班加西,但他違抗命令,和副飛行員彈射跳傘,任由飛機墜毀。 前天也有2名利比亞戰鬥機飛行員叛逃,駕機降落馬爾他,原因也是不願依命令攻擊班加西的抗議群眾。 格達費誓言戰至「最後一滴血」。世界各國除譴責外,也趕緊撤回本國僑民。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克勞里(P.J. Crowley)表示,美國將會要求其他國家,協助部分美國人離開利比亞首都前往安全地點。 許多美國人和其他非利比亞籍乘客,正登上1艘美國包租渡輪,準備離開的黎波里,前往地中海國家馬爾他。 南韓外交部表示,將在明天派遣專機前往利比亞,將南韓公民載往開羅。目前預估仍有1400名南韓人受困利比亞。(譯者:中央社戴雅真)1000224。 壓制茉莉花革命 中國監控網路 逮捕百人 編譯陳成良/綜合二十日外電報導〕儘管中國早已嚴格限縮北非和中東「茉莉花革命」─群眾示威抗議活動的媒體報導,並嚴控網路搜尋關鍵字,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更首度指示加強網路監控,在網路上一則「中國茉莉花革命」活動訊息的號召下,中國各大城市二十日仍出現響應「茉莉花革命」聚集行動,中國當局出動大批警力驅散群眾,並強行逮捕響應茉莉花活動的人士。 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訊息中心」表示,中國近兩天內就有多達百名維權律師和異議人士被拘捕、扣留或軟禁。 網友號召抗議 在13城市集會 海外華文網站近日流傳一篇文章,號召中國各地民眾二十日下午二時在北京、上海、天津及廣州等十三個城市的市中心廣場集會,以「遍地開花」方式高喊「我們要食物,我們要工作,我們要住房,我們要公平」口號,爭取改善民生、司法獨立、結束一黨專政和開放新聞自由。中共當局為此如臨大敵,北京集合點王府井附近維安警力大增,武警和特警車在場戒備,麥當勞店內也坐滿便衣公安監視群眾。 聲稱剛從北京現場返家的中國網友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留言指稱,北京王府井的麥當勞門外現場共約有七、八百人,警察有兩百多人,加上便衣警察和記者,參加者多為年輕人,另一北京網友看到,現場人山人海,他下午兩點過去時,警察正在拉扯一名手持茉莉花的青年,圍觀人數達數千人。 據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網報導,大批警察在上海人民廣場周遭戒備,傳出有三名參與聚集的民眾被帶走,過程中公安與民眾發生碰撞衝突。路透報導,兩位到現場的老人表示,他們是來抗議中國腐敗的法制體系和警察暴行。廣州人民公園附近也有大批公安車輛戒備。 在十九日的中共中央黨校會議上,胡錦濤警告,中國越來越繁榮,但面臨的社會衝突也越來越嚴重,考驗當局的控制能力。胡錦濤雖未提及網路觸發的抗爭動亂,但他強調必須進一步加強和完善資訊網路管理,提高對國內約四億五千萬人「虛擬社會」的管理水準,健全網上輿論引導機制。 防制星火燎原 中國大舉搜捕 為防制這波網路發動的「中國茉莉花革命」星火燎原,中國政府已針對維權民運人士展開逮捕行動,包括維權律師江天勇在內,至少已有十四人遭逮捕。美聯社引述江天勇妻子金變玲的說法報導,江天勇被公安拉上車帶走後下落不明,維權律師滕彪、許志永、江天勇等人的電話二十日都無法接通,據信已遭警方拘留。維權律師倪玉蘭告訴法新社:「這幾天,許多人權捍衛者都失蹤了(被警方拘留),其他人則被軟禁在家,行動電話完全被封鎖。」在香港,社會民主連線(社民連)二十日前往中國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中聯辦)外示威,要求北京當局儘快釋放因茉莉花行動被拘留的人士。 中國民運人士王丹二十日在臉書撰文表示,一則網路傳言就已將整個黨國體制調動起來,中共當局的緊張暴露在全世界面前。這次網路行動非常成功,它為未來真正的人民力量的集結進行嘗試和演練。 突尼西亞、埃及等地先後爆發反政府抗爭,成功扳倒長期掌權的專制政府後,中國早已限縮在北非、中東地區抗議活動的報導,也管制網路搜尋。中國網友完全無法透過新浪微博搜尋「茉莉花」,透過熱門搜索引擎「百度」搜尋,則會出現「因為法律規則限制,無法取得搜尋結果」的字眼。 維基百科中文版二十日出現「中國茉莉花『革命』」條目,一度遭移除,後來又重新出現。但在中國政府監控和過濾網路內容的「防火長城」全力阻擋下,一般中國民眾看不到相關內容。 近期對於紛亂不止的世界,幸福到什麼明明都有,卻到處哭什麼都沒有的富貴病台灣的許多人來說,難道只是有沒有看世界新聞這樣的差別嗎?沒看,就像這社會最嚴重的問題就是根本莫名其妙的少子化問題最為嚴重了!?在個人淺見那其實根本是現在人談的戀愛都有問題而造成的,幸福到擺爛都能活的好好的台灣,跟革命以及種族屠殺問題平傳的非洲相比,台灣到底少了什麼? (不要跟我說奔馳的野生動物跟東非大裂谷......) 少了太多太多悲慘的事,少了太多太多僅僅是為了活下去而流的血泊,少了太多....不,是根本已經不會出現的,為了自由而砌起死屍之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