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各自活在自我的分子世界中,對於大世界漠不關心,而遺忘,不管是你我所凝視或是所珍愛的一切一切,都存在這唯一的世界上
  • 2700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葛飾北齋與十九世紀東西方繪畫沿革

一 浮世繪之時代意義與東方繪畫的精神 二 葛飾北齋傾注寫神之意的巨浪 三 大時代的藝術變革-浮世繪引領的東方意象所之的印象 四 總結-西化藝術之下革新的矛盾與東方藝術的未來 一 浮世繪之時代意義與東方繪畫的精神 浮世繪是日本封建時期商業蓬勃的體現,庶民文化興盛的表徵,在德川幕府平和治理的百年, 武士漸失戰國亂世的地位,忠貞訓死如櫻花一般凋落, 對於因物質商業崛起的庶民商人而言變成另類的體訓,這代表了一種平民思維的擴散, 資訊的傳播,在也不限於統治階層,所以浮世繪是坦蕩自然的生活體現, 對於大眾社會猶如資訊流通的平台,不同於現今西方的資本主義, 而是在日本封閉的百年所漸漸醞釀,屬於東方的現代性, 而這個東方就是在於當下的日本人尚未意識到的寫神性質之繪畫特色, 浮世繪經由印刷技術大量且廉價的輸出,就像現今的包裝紙一樣的包裹易著碎物品, 附帶一般的賣去了西方世界,結果在西方世界引起在繪畫上的重大變革, 十九世紀的西方,沉醉在工業文明所帶來的物質美果,然而過度的化約唯物, 使得精神與人文彷彿都需依附在科學之中, 對於藝術上的衝擊與精神上焦慮的出口則在於他們所陌生的東方世界, 諷刺的事這在東方廉價的庶民文化藉由當時不平等的資本貿易傳進的西方世界, 而那種衝擊是當時日本人所無法想像的,原因就在於東方世界對於物體外在形像抽離, 精神意義之描繪,一種以感覺形象所描寫的”寫實”. 二 葛飾北齋傾注寫神之意的巨浪
富嶽三十六景 之 神奈川衝浪裏 葛飾北齋(かつしか ほくさい),本名本名中島時太郎,1760年生於的江戶, 他14歲學雕版印刷,18歲便和另一位浮世繪大師勝川春章學畫, 開始了自己漫長且多產的畫畫生涯,在他年輕的時期,他或許還不具有藝術家的特質, 他與眾多的浮世繪畫師一樣,畫著受人歡迎的看版娘,以及色道鼻主吉原當紅的名妓, 時為描繪浮世的眾多一名,然而在於他漸漸對於繪畫的悟得,以及年歲的增長, 商業上的創作在也不是單單金錢上的衡量而以,他有了對於物質描寫更加超然的渴望, 他不斷的寫生,用藝術眼光等同於唯心般的解剖觀察萬物,他的素描對象從無生命到有生命, 萬生萬物變成他述說一種看不見卻能感受到真實的媒介,到了年老對於人生的劇變, 也使的葛飾北齋更加去深討自身以往到現今的創作,後代的不孝揮霍使得年老的北齋失去了所有, 對於北齋而言這就是對於浮世的諷刺吧? 他說:[說實在的,我70歲之前所畫過的東西都不怎麼樣,也不值得一提。 我想,我還得繼續努力,才能在100歲的時候畫出一些比較了不起的東西] 抱著這樣的省思與歲月累積的體悟,北齋面對一無所有的未來背水一戰, 創作出了舉世聞名的冨嶽三十六景,除了當時日本因為參勤交代意外帶起的旅遊風氣外, 就是北齋所詮釋的富嶽其中的精神形象深植人心, 一種感覺形象的描繪與寫真濃縮了有形體的視覺感,超越了當下所見, 已經化為文化符號的存在,這就是冨嶽三十六景傳世不衰的原因, 最為著名為神奈川沖浪裏這幅作品,看似誇飾以即不可能視角呈現大海巨大的力量, 不可藐視的摧殘之力,象徵破壞重生的水之力,考驗著渺小的人纇, 不同於西方單向畏懼自然的詮釋, 神奈川沖浪裏賦予了”浪”東方陰陽兩面衝擊迴旋的生命之力與人順應大然的理念, 真正驚人之處,在於東方繪畫不同西方繪畫物體的寫實概念, 經由現代西方學者的研究, 神奈川沖浪裏看似誇張的巨浪,是真實存在的浪波,北齋以寫出水的神韻,畫出真實浪潮的運動, 以精神寫實凌駕於物質寫實之上.更為可貴的是這樣如同巨浪衝擊的創作,是屬於大眾的藝術. 三 大時代的藝術變革-浮世繪引領的東方意象所之的印象
1839年相機的問世,外在的絕對寫真化為科學必然的存在, 而人要如何感受自身在於靈魂中所謂的真實? 感受中的意識,經過思考過的存在-印象,即為科學所無法取代複寫的事物 而對於西方繪畫的衝擊則是在這工業革命的時代巨浪中焦慮的轉變, 遙遠的異文化所承載的精神意義或許並非西方為所認為的,然而在於時代必然的交互下, 西方所感受到的衝擊是西方取截所需的部分, 然而這個時代的交互點為何中國反而不是其中的要者?而是日本, 遺憾此為日本率先建立了與西方溝通的平台,也就是西化(後由日本解析為現代化) 而且相較於日本的庶民文化浮世繪名作,中國清代的文人畫都還是停留於士人階級, 且在於唐代以後人物繪畫無法在加以突破的窘境,淪為異相奇巧的形體表現, 而文人山水多以複寫臨摹古畫為主……都失去了時代沿革的生命力,也代表了社會流動的貧乏, 此外,日本雖然鎖國,但仍然有靠著[蘭學]學習西方觀念,像是浮世繪就以有透視的概念, 它納取了西方科學的觀念,並保有東方意象的原點, 浮世繪被西方世界廣知的原因為因商業化, 庶民化的普及性,以即具有西方觀看事物的形體概念較容易被接受,時為藝術的革新, 等同於西方世界被東方精神文化的衝擊並進的交流, 四 總結-西化藝術之下革新的矛盾與東方藝術的未來 要是沒有近代西化觀念的衝擊,東方藝術的革新會是什麼? 還是說革新其實本質就是西化也就是現代化? 或許這是個多餘的問題,因為這是以後世的觀點去省視過去的歷史, 但是當一般大眾對於這時代的脈絡要是是模糊的話,我們會知道東方藝術的未來嗎? 從浮世繪跟葛飾北齋在於那個時代軸心偏向西方的年代,我看出了平等的交流, 雙方各自補足了原本沒有思考的區塊,進而創造了新時代的藝術, 但是等同於當時閉鎖落後的中國,我們面對西方的概念常常認為是理所當然, 卻不知其中真正的脈絡,個人認為這總模糊與矛盾深深左右台灣的當代藝術, 我們不知自身東方藝術的原點,對於西方所傳的觀念僅知片面,讓兩者無法融和, 終究以二元論來看待藝術,試問要是創作的基底材為西方媒材, 作畫則是使用西洋顏料跟東方顏料,創作意向與訴求為東方的歷史, 這樣的創作是西畫還是國畫呢?這個問題困惑著我, 要是東方的藝術理念為貫述感知精神上的寫實,那國畫跟西畫的分別卻又是以畫材來分辨, 這是不是一種矛盾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